2020时光渡船

发布者:校报发布时间:2020-12-24浏览次数:10

    2020年早春,朋友周哥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城后山顶的桃花已吐绽,远远望去,天空如涂了一层淡淡胭脂。
  周哥是我所在城市的一家报社记者,在疫情惊心动魄的日子里,他深入医院新冠肺炎重症隔离病房探访,在医院护士帮助下,周哥穿上隔离衣、防护服,戴上口罩、手套,以及护目镜、鞋套、帽子等装备,才进入了ICU病房外,周哥这身笨重的打扮,如古代出征时铠甲裹身的将士。夜里,城市灯火阑珊,周哥驱车行驶在空旷大街上,如穿越到了幽深静寂的峡谷。13.8万字陆续发表在报纸与新媒体上,周哥在这个春天的书写,用文字铺开了一座城市众志成城的战疫地图,他是我心中这个春天里的新闻战士。
  满血复活的城市,在初夏风中,动力澎湃,马达轰鸣。平时的日子,我还有些嫌弃城市的风尘太大,喧嚣太重,而城市的烟火重燃,让我才感到,我是如此渴望城市的车水马龙,人流熙熙。楼下小面馆获准开业那天,一碗热腾腾的小面,对我肠胃温柔抚慰,让我涌动着对生活一往情深的涟漪。
      “这是天漏了啊!”今年7月中旬的那天上午,我妈站在老街阳台上感叹出声。滂沱大雨从铅灰云团里倾盆而下,这场疯狂大雨一直持续不停下了5个多小时,208mm的降雨量,让老街那条平日里温驯的河流咆哮着暴涨,顷刻间就淹没了老街公路沿线房屋,那座河流上的百年老桥,眼看着在洪峰中只露出桥帽了,好多老街人站在雨幕中顿时就呆了,忍不住捂住胸口喃喃出声:老桥,挺住啊!眼睁睁望见浑黄洪水翻卷着就到了我妈住的楼下,我站在这洪水的彼岸望着那栋灰白陈旧的小楼,我给爸打去了电话:“爸,我过不来……”爸回答:“儿子你莫担心,我和你妈往楼顶跑,总不至于淹到楼顶吧。”武警官兵在风雨中紧急驰援,一艘艘救援的冲锋舟成了老街居民们生命的诺亚方舟。中午时分,洪水缓缓消退,老桥徐徐显身,只是冲垮了桥栏几处石墩,顽强的老桥度过此劫,它与处处包浆溢满的老街建筑,彼此命运的交融更深了。老街的那些树,身壮枝繁,天庭饱满,华盖高撑,枝叶间洒下的,是岁月的斑驳流光。这个夏天的洪水过去,我对老街的感情更深了,它宛如一棵扎入我内心土壤深处的苍翠老树。
     我对老街人的感情,也在沉默之中树一样生长。傅哥是我妈住的那个社区干部,他在这个夏天的汹涌洪流中腰扎一根绳子泅渡进老巷子楼房下,救出了10多个围困的居民,其中还有一个怀孕的妇女。傅哥救援的画面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许多老街人噙着热泪看到了这个场景,78岁的老街居民、退休教师龙大叔说了这样一句话:“有他在,我们不怕,他就是我们老街人心里的桥!”傅哥在今年秋天获得了“中国好人”等荣誉称号,有天我与他喝自家泡的老酒,傅哥跟我掏心说:“兄弟啊,我总觉得,我为老街人做的事还太少了。”傅哥而今是老街里的早起人,晨光熹微中,他总要沿着老街老巷子里走一走,同样早起的居民们跟他亲热地打一打招呼,傅哥才感到心里踏实熨贴。
     秋天的江水,蓝得有些晃眼,我在江水中畅游,一掌一掌拨轻波推绿浪,这是时间浩浩之水的聚集,这是光阴潺潺流水的倒影。明如镜的江面上,有一群稀罕访客翩翩飞来城市过冬,它们就是红嘴鸥,老秦每天早晨从家里带来鸟食,他把食物投向这一群天使之鸟,鸟们雀跃着盘空飞舞,似在向老秦致意,还发出 “哈、哈、哈”的叫声,难怪它们也叫笑鸥,它们让城市人心温柔,山川妩媚。这个秋天还有一件事,让城市涌流的爱心聚拢成了一个同心圆,一场火灾让祖孙三人烧成重伤,媒体发起了手术费用的捐款倡议,短短4个小时就汇集了100多万捐款。我在夜色中凝望这座城市,万家灯火处,张张面庞可亲可敬。
     冬天时节,橘子红了,沉甸甸的橘子压枝,风中似盏盏小红灯笼喜气摇曳。刘天贵在橘林中采摘橘子,他红彤彤的脸膛好似喝了酒,其实是他气色好多了。58岁的刘天贵是我联系的又一家贫困户,他而今养了山羊、土鸡,种了不少蔬菜瓜果,今年存款单子又多了好几张。今年秋天,在国家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战役中,刘天贵已经告别了贫困户的行列。刘天贵跟我喜滋滋地说起明年打算,他说在乡村振兴中,准备和从浙江回乡的侄儿共同开一家卖土家菜的农庄。
     2020年时光的渡船,驶入了与新年交接的天幕处。我乘上这艘时光之船,把来年旖旎风景,一一笑纳,一一珍藏。(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