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长 饺子香

发布者:校报发布时间:2020-12-24浏览次数:10

  每年冬至,母亲总是张罗着包饺子,这“冬至饺子”承载着我们李家几代人美好的回忆。
  冬至饺子在我年少的记忆里,总有一份眷眷如丝的亲情。儿时,每到冬至包饺子时,母亲总要给我们兄弟姐妹派活:我剥葱,妹妹捣蒜,哥哥拉着风箱烧水。我们干着活,还忘不了拌嘴,她掐我一下,我踢她一脚。妹妹受委屈后总爱哭着告状,母亲就装着打我,嗔怪地笑骂道:“要得好,大让小,这花儿就是窝里横!”说吧,她还不忘用粘满面粉的手,在我的鼻子上轻轻刮一下。
  在说笑声中饺子出锅了,我们一人一碗,透过腾腾的热气,母亲微笑着看我们大快朵颐。清苦的岁月,肉是奢侈品,一斤肉要拌一大盆馅,对我们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解馋又暖心。
  母亲那叮叮当当的剁肉声,伴我走过了一个个冬天。后来,一人在外求学,梦里母亲那一碗热腾腾的饺子,总能慰藉了心底的乡愁。
  经年后,我们兄妹一个个都结婚生子,最幸福的事情依然是吃母亲包的饺子。母亲的饺子,在我女儿口中,又有了新的名字——外婆饺子。临近冬至,母亲会提前把饺子的食材准备好。茴香是自个儿种的,母亲总是掐最嫩的尖。买肉时,母亲更是精挑细选,要买肥瘦相间的猪后腿肉。急性子的母亲,总是在冬至前夜,拌好饺子馅,和好饺子面。当我们拖家带口到了娘家,母亲就招呼我们洗手,开始包饺子,娘仨一边包着饺子,一边聊着家常,孩子们像蝴蝶一样,满屋子飞来飞去。
  母亲包出来的饺子,皮薄馅足,像极了她的憨厚性格,又实在,又朴素,又动人。热腾腾的饺子一出锅,我赶忙夹一个饺子刚入口,鲜香满溢,吃着就停不下来。我女儿说:“‘外婆饺子’就是好吃!”我试过多次,始终做不出母亲的那种味道。
  岁月如流,我们的下一代也长大了。我女儿工作了,侄女读研,最小的外甥女也上高中了。每逢冬至,母亲都会一个个打电话,嘱咐她们说:“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宝贝儿们要记着吃饺子!”我女儿深得她外婆的真传,拌馅,擀皮,干得有模有样。去年冬至,还在家族群里晒她包的饺子,一个个精巧有致,惹得母亲啧啧称赞:“这丫头机灵,比她妈强多了!”
  有时候,我和妹妹建议一家人去饭店聚一聚,让母亲轻松些,可母亲依旧坚持在家做,嫌饭店的饺子贵,吃不出家的味道。有时我会笑母亲的“固执”,可那份“固执”的母爱却始终萦绕于心,使我常常感念、感怀:天底下最好吃的饺子,莫过于最简单的食材,之所以好吃,是因为母亲加了足料的心思和诚意在里面。
  母亲常说:“冬至饺子和除夕的年夜饭一样,就是让咱老百姓多一个念想,多一份乐子。”母亲钟爱的冬至饺子,在我们家代代相传。它除了美味营养以外,更是亲情的凝聚和家风的传承,正体现了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勤俭、和谐、爱心!(李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