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2018我的国防绿

发布者:校报发布时间:2019-01-14浏览次数:10




    9月26日下午,校党委书记李强在军训团领导的陪同下前往学校南、北区军训场,看望慰问正在纷飞细雨中坚持军训的教官、学生、辅导员和医护人员,勉励师生克服困难,打好军训收官之战。




   9月21日上午,中秋来临之际,校长张幸平,副校长陈功江、李卫东在军训团领导的陪同下前往学校南、北区军训场,走访慰问了承训教官和参训师生,向他们致以节日的问候与祝福。



    9月15日,商学院工商管理会计学专业2018级新生翁少君穿上了迷彩服,开始了他进入大学的第一课——军训。
  以597分的成绩成为我校文科录取最高分的“状元”,翁少君在9月1日报到时就吸引了众多师生的目光。他手上的那份录取通知书是由校党委书记李强和校长张幸平亲笔签发的。“这是一份很大的荣耀,我还没进校就提前感受到了学校的关怀和温暖。”走入“军营”的翁少君希望,在良好开局的基础上继续前行。“就像江大招生宣传里说的‘在江大,精彩尽在未来’,军训就是我迈向未来的第一步。”
  站军姿、走队列、练军体拳、上军政课、拉歌、整理内务……他一点点熟悉着军事化管理和部队训练的规程。初秋的武汉,天还很热,几小时的军姿站下来,背上的衣裳就被汗水浸透了。“累并痛快着”,是翁少君和一起军训的同学们共同的感受。整齐划一,令行禁止,“集体荣誉感爆棚!”
  9月24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翁少君从梦中醒来。这是他军训的第10天,也是中秋团圆节。第一次不在父母身边过节,他有些思念远在竹溪的亲人。
  此前,翁少君刚得知自己入选了旗语方阵。该方阵的成员经过严格训练后,将代表参训的4500多名新生,在军训闭营的阅兵式上做展演。他很珍惜这次机会,也给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时钟指向7:00,室友们陆续起床,翁少君已整理好了床褥,做着训练前的准备。
  旗语方阵的训练在北区体育场,住在南区的翁少君习惯提前20分钟出发,这样就能从容地穿过整个校园,保证在8点前到达。8点,是每天军训开始的时间。“我不能让自己迟到!”
  训练是严格的。“旗语”在部队中承担着重要的枢纽作用,是部队战术纪律执行的中枢核心,细微的动作偏差都可能导致指令传达的错误,造成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翁少君不仅要和“战友们”一起熟悉各种指令动作,反复练习直到“零失误”,而且要相互配合,以求行动上的整齐划一。相较于其他的队列训练,旗语训练更为枯燥。一上午,翁少君不断地将几个基础动作拆解默记,重复训练,直到烂熟于心。他相信,“熟能生巧,功夫不负有心人!”
  训练间隙,辅导员告诉大家,学院每年中秋节都会走访慰问家在外地或是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下午商学院的老师们会到学生寝室看望大家。
  军训中午休息时间短,翁少君赶着回寝室躺了会儿。“主要回点‘蓝’(网络用语,意为补充体力),其实也没睡着。有点小激动吧,第一次在外面过‘中秋’,早上心里还有点落寞,现在知道学校的老师们这么关心我们,确实温暖了许多。”
  下午14:30,商学院院长陈磊一行带着月饼等慰问品到学生寝室,看望翁少君和其他同学,鼓励大家在军训中要不怕苦、不怕累,上好入学的“第一课”,磨砺自己的意志品格,为今后的学习生活开好头。了解到“状元”翁少君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陈磊院长把慰问品递给他时,又特意嘱咐了他两句,让翁少君觉得心里暖暖的。
  下午的训练要持续到晚上20:30,中间只有1个小时的晚餐时间。当天的训练结束后,翁少君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他没和同伴一起回寝室,坐着休息了一会儿,自己沿着飞虹大道慢慢往南区走。“我想散散步,看看晚上的江大。以前看招生宣传片时就觉得学校很漂亮,现在自己生活在这里,觉得比宣传片还漂亮。”
  回到寝室,已经快21:30了,和室友聊了两句后,他静静地坐到书桌前练起了字。“一个小爱好。写字和学习一样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这算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吧。”
窗外的中秋月皎洁明亮,静静地陪伴着穿迷彩服的年轻人在大学里逐梦启航。


    “军训是首唱不完的歌,不同的人唱出不同的味道,尽管韵味不一样,唱出的故事依旧动人。青春,让我们热血沸腾,让我们愈加坚定内心的想法,坚定地去追寻心中的梦想。”
                                                                                            医学院   肖华云



    “我怀恋这九月的青春。在这个青春里,我学会的不仅仅是分列式和军体拳,还得到了意志的沐浴及精神的洗礼。”
                                                                                    人文学院   李若艳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不是用来挥霍的。只有这样,当有一天我们回首来时路,和那个站在最绚烂骄阳下曾经青春的自己告别时,才可能说:谢谢你。”
                                                                                        外国语学院  周旺林

文/本报记者 易俊 陈敏英 
图/王传斌  高欣  易俊
载于《江汉大学报》2018年9月30日407期三版“影·事”